北京丝袜按摩会所一个女按摩师的自述,那些不得见人的碰触!

发表于 2020-03-25 16:35 来源:虫二网 发布者:jami688 浏览:23
那天晚上,眼睛有点疼,但是我不想摘下来。其实,当我自己不想摘下来的时候,我隐约的觉察到——我喜欢跟前的这个男人。只是那时候我太小了,只有十一岁。我能做的,只是将那颗纯美的初恋的心好好的包裹在自己“坚强”的外表下。但是,上帝仿佛故意要折磨我,第二天清晨的时

184f0001203e1c0f9753.jpg

那天晚上,眼睛有点疼,但是我不想摘下来。

其实,当我自己不想摘下来的时候,我隐约的觉察到——我喜欢跟前的这个男人。

只是那时候我太小了,只有十一岁。我能做的,只是将那颗纯美的初恋的心好好的包裹在自己“坚强”的外表下。

但是,上帝仿佛故意要折磨我,第二天清晨的时候,上帝给了我们一场美丽的雪。

我将头探出帐篷,整个人看着那雪都看呆了。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雪。

南方的雪是极少见的。虽是在冬季,但是山上的草依然是绿色的。当洁白的雪花洒下来的时候,那种晶莹剔透的白色,像极了爱情……

“真美……”连城在我头顶上说。

我抬头看他,他低头看我;然后他眼睛直直的,轻声说了句:“你比这雪还美。”

“……”我脸一红的回过头。

当底下头的看着眼前的雪一点点化开时,感觉自己的心也跟着化了。然后,嘴角竟还不自觉的翻起一丝爱意荡漾的微笑。

……

连城的鞋子、裤子、外套、背包都是那么的新潮。那阳光的样子,那棱角分明的脸庞,那都市男孩的气质,都是我所不及,也是我所喜欢的。

当我穿着连城的大羽绒服的时候,我已经忘却了昨日的梦魇;此刻,感受到的,只是身旁这个男子给我带来的这种特别美而又特别迷茫的情爱。一个十一岁的女孩,一颗十一岁就种下的种子。

女人或许就是那么奇怪的动物,对于自己“第一次”的男人,有种本能性的依赖。

我是幸运的,我遇到了连城。

“你说他们会找我们吗?”下山的路上我问连城。

“还有那么多女孩呢,少你一个应该没事儿。只是,你有身份证吗?”

“有,但是都在阿婆那。很多的学籍资料什么的,都在她手上。”我说。

“没身份证,你也坐不了火车啊?我看咱们还是得找警察。”连城说。

“警察跟阿婆一个裤裆里的。”我停住脚步说。

“哪儿啊!警察里还是好警察多的。有事儿都是要找警察的。”

“如果我被警察抓住了呢?”我一边走一边问。

“那我就留下来陪你。”他笑着说。

“你会带我去上海吗?”我又问。

“其实,我更想跟你住在南方。这儿比上海好多了。”他说着眼中闪过一丝没落。

“……”听他那么说,我整个人又停住脚步了。

“怎么?”他微笑的转过身看着我,“怕我丢下你不管吗?”

听他那么一说,我眼中就有泪在打转了。

他张开双手抱住我,低首在我耳边说:“傻瓜,以后不许对别的男孩动心思哦。”

听到他那么动情的话语时,我忽然很害怕;我害怕他看到我的白瞳仁时会变心。我那刻都不敢用手去抹眼泪。

毕竟,这是从小到大第一个让我体会到爱的男人。这是,我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啊。

……

我们一路向西。

连城担心这个地方的警察跟阿婆认识,所以想到另外一个城市去找警察。

我们一路走,但是一点都不觉得累。当然,除了我的眼睛有点疼之外。

当天中午,我们路过一个城镇,在一家小卖部停下后,他去买了一些吃的喝的。买完东西之后,站在小卖部电话机前犹豫了起来。

他可能是想给家里打电话吧?但是,拿起电话来之后,又放了回去。看他一脸心事的样子,我也没有开口问。

下午四点,我们走了十个小时,终于到了邻市。在邻市打听到了临近的一个派出所之后,便直接去了派出所。但是,看到派出所三个字的时候,我们两个都犹豫了。

我们坐在派出所马路对面的路沿石上,都皱着眉头的犯愁。

“你说他们会怎么处置我?我是刘霞的女儿,他们应该会将我送到刘霞那儿去吧?那样我是不是又会被送到阿婆那里?”我问。

“我们的目的地是上海,我要把你带到上海去。”连城脱下背包,一边揉着肩膀,一边严肃的看着派出所说:“我不能让警察把你送回去。”

“可如果让警察送我去上海的话,那警察不就成了人贩子了?警察什么事儿都知道,我说出我的名字,警察就知道我是哪儿人。”

“……”连城听后,眼神更黯然了。

“我跟你走着去上海吧?”我说。

“那得走好几个月呢。我们的钱也不够啊。”

听他这么说的时候,我的心里就格外压抑了,最后忍不住的说:“你家里人呢?让他们来接我们好吗?”

我这么一说,他脸色更难看了,几次的欲言又止。

看他那么为难的时候,我的心里不免的就有些火气,激动的站起来说:“你都是骗我的对吗?你就是想把我交给警察对吗?”

“不是。只是我的家庭……很复杂。”他站起来跟我解释。

“你不是说,你可以让你父亲给我办理学籍的吗?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上海的吗?你……”我说着说着就说不动了。因为,我看到他脸上的为难是真的。

“今天都腊月二十六了,过几天都要过年了。这个时候,谁会一个人出来旅游?”

“你不是来旅游的吗?”

“我是……我是离家出走。”他说着颓废的坐了回去。

我听到‘离家出走’几个字的时候,顿时就安静了。缓缓的坐回去后,一言不发的看着派出所几个大字。

“想什么呢?”他仿佛觉得空气有点凝结,想打破这种尴尬。

“……”我脑子里什么都没想,所以没有回他的话。

“小青。”他说着伸过了手来,握住了我粗糙的小手。

“你去哪儿,我也去哪儿。我像不像个拖油瓶?”

“呵,”他笑了,“你十一,我十五,虽然我们很小,但是我们已经确认关系了。”

“什么关系?”

“你是我的女人,我是你的男人。”他很认真的说。很认真的说着那些不该我们那个年龄所说的话。

那些情话,我听的明白,但是又不明白。可是,我能感受;当他如此肯定的说出那些话的时候,我能感受到自己整个人的呼吸都通畅了。

“吱!”的一个刹车声,我俩同时将头转向派出所门口。

看到一辆警车扇着灯的停住之后,我跟连城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。

“砰砰砰”的车门关闭声传来,我明显的感觉他的手紧了紧我的手,然后我也跟着紧张起来了。

然后,车上下来了三个年轻的警察,明显的看到我俩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。

连城是离家出走,我是被贩卖人口,都是心里有鬼的啊!

“走!”他紧张的拉着我转身就走。

“你们两个干什么的?”身后传来警察的声音。

“跑!”他拉着我直接向街道里面跑去。

马路旁边是二层的沿街房,在沿街房里面是个未开发的城中村;跑进去之后,一个转弯的时候,发现警察的速度比我们还快!

毕竟我们两个都走了一天了,这会哪儿还有什么体力?

“不行!这样我们两个都会被抓住的!你躲进去!”连城将我一把塞进一户人家门口的柴堆里。然后,转过身的反方向跑!

“站住!”一个警察上来就抓住了他的衣服。

“你们干什么?我没干犯法的事儿!”连城的声音传来,我透过柴堆细小的缝隙,看到他已经被那几个警察按在了地上。

“心里没鬼你跑什么!?身份证呐!”一个警察搜着他的身子问。

“我没带身份证!你们放开我!”

“赶紧的,带所里去!快过年了,这一阵小偷都猖狂。都他妈的想偷点年货回家过年呢。瞧这么个大背包,小伙,偷不少吧!?”旁边一个警察拎起他的背包说。

“他妈的,你们放开我!”

……

连城被他们带走了。我躲在柴堆里躲了半个小时,直到周围出现回家的行人时,我才从柴堆里爬出来。

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连城那件蓝色的羽绒服。我怕被警察发现,便爬到垃圾堆里,找了个大方便袋,将衣服脱下来后装到了方便袋里。

我很小心的一步步的向外走,还没走到马路上的时候,就看到几辆黑色的高档越野车急速驶来。

我站在沿街房的拐角处偷偷的张望,看到越野车上下来几个大人,直接的冲进了派出所。

不一会,便看见连城被那几个黑衣人“请”上了车。他们的对连城很恭敬。而连城是那种司空见惯的表情,不排斥也不抵抗、不惊奇也不屑。只是在上车的时候,还不停的向着我所在的方向张望。

但是,直到他上车,我都没有站出来的让他看见我。

……

我看着他们的车离开之后,我折回柴堆,从里面抽出了一根长长的树枝。

然后,立刻的跑到了马路边上。

从怀里拿出了美瞳盒子,将手使劲的擦干净之后,摘掉了美瞳,露出了我白色的瞳仁。

将盒子装起来之后,拿着树枝当做盲杖的点着地面一步步的走,不一会一个遛弯的大爷出现了。

那大爷看到我这个模样的时候,整个身子都停住了的观察着我手上的破树枝。我故意的走到他面钱,用树枝来回的扫他的腿,“有人吗?”

“哦哦哦,不好意思,我挡你道儿了!哈哈,我闪开。”

“伯伯?”

“呃?怎么了小朋友?”

“我走丢了。伯伯,您能带我去派出所吗?我想回家……”

  未完待续........




0 顶一下
对不起,您所在的会员组没有评论权限。
网友评论
扫码在移动设备上阅读该文章